龙源全球华人娱乐

邮箱登录

????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>林业资讯 >>林苑心香
文配图:禹山初秋
来源: 淅川县林业局 时间: 2018-08-27 浏览: 人次

禹山初秋

?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?●张海霞●

?

沿着一条逶迤的山道蜿蜒而上。绿油油的茅草带着精密的锯齿,不经意间小腿蹭它一下,火辣辣的感觉从腿部直升大脑。

立秋后的太阳依然很毒,像一盆滚烫的开水从天空洒下。扑面而来的风,带着热气,迎合着上山的脚步,这便是初秋登山的一道景观了。

?

?

禹山脚下榴花红

?

一块块大青石像经年遗落的龟壳,凌乱地落在草丛中,一条长得看不见尽头的水管子,像白色蟒蛇一般,慵懒地匍匐在脚下,伸着并不高昂的头,与壮实的大山一道,吞吐着芯子,似是欢迎我们这些访客,又好像怕我们打扰它们的清静。

五角枫、山杏树、大叶女贞、火炬松是这座山上的主人,此刻,它们正摇曳着青春的容貌,风采翩翩的起舞,纤细的腰肢,玲珑的枝冠,葱绿的叶子,在我们到来的那一瞬,跫然而喜,用青春的力量,把湿气散去,一股清凉在它们轻轻的拂送下,润泽心头。

同行的乡镇林业工作者,跑前跑后,一会儿拉拉折着的水管,一会儿摸摸摇曳的林木,被太阳晒得黑峻峻的脸上,带着欢喜,他说,今年夏天已经浇三次水了,你们看看,这树长得多好,春天植的树,基本都活了!

?

?

禹山的天空好蓝

?

他的脸上有无法掩饰的喜悦,从他简短的言语里,我感受到了一个林业汉子对大山的热爱,——树的成活率,已经成为他的执念了。

我的心像是被什么触碰一下,直击灵魂,站在山顶环视整座山。几千亩有多大,我不太清楚,数字仅仅是个概念,我能看到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树木,视线下,满满的翠,在这个炎热的中午,一股呛眼的绿,让我心潮澎湃,滋生无限感慨。

近距离抚摸五角枫、山杏等树的叶子,犹如观赏一朵朵绿色的花,它们身上没有时光更迭的影子,是新生的,是年轻的,云朵映在影子下,便成了一树一树的美丽。

这座名为“禹山”的山,地处淅川县南部,据说是夏朝立国之祖大禹治水曾停驻与此,后人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治水家,便把今天南水北调渠首陶岔东部的这座山称为“禹山”。

?

?

禹山周边,繁花似锦

?

禹山,我是很熟悉的,记得许多年前从这里路过,满山光光秃秃,好像一位老态龙钟的老人,暮气沉沉,没有一丁点活力,裸露着深褐色的斑点。偶尔的青草地也被牛羊啃得所剩无几,树是稀罕的植物,想要找到一棵,都是奢侈。

这座被冠以“石漠化荒山”的一方,在雨水的冲刷下,行成一道又一道壕沟,犹如苍穹打出的怒火,劈开了山的肌肤,水土流失日益严重。那种疼痛和无奈,只能在光阴中缓慢修复,一年又一年,从春到夏,从秋到冬,年复一年,慢慢地恢复,生生不息。

还好,它们赶上了好时代,被一群执着于生态环境建设的务林人放在心上,为了让“禹山”披上新装,他们迈着坚实的脚步,登临禹山,抚摸禹山裸露的肌肤,慰藉禹山贫瘠的思想,把一株又一株小树移栽进来。

山太高,没有路,一根水管接一根水管,希望的水流缓慢而上,把一份希冀安扎与此;土太薄,怪石缝中抠土出来……

日月星辰作证,一份耕耘,一分收获,在无数人的汗水滋润下,有了眼前这一片迎风而舞、年轻的树林。

当我提着裙摆,沿着葳蕤的青草,走近焕发着生命波动的一棵又一棵绿树的时候,眼睛里有汲取不完的绿意,心房涌出一股又一股热流。我期待,待到秋深时,一片枫叶红,一片银杏黄,一片菊花肥,一片山枣熟,一山感激情。

?

?

禹山脚下的石榴个儿真大

?

天地如此浩邈,光阴如此美妙。“禹山”,屹立在淅川小城南部,像一位守卫疆土的士兵,披挂一新,绿色的盔甲厚厚重重,站出生态淅川的大美之姿。望着一库北上的丹江水,唱一首又一首甜美的歌。

在遥远的小城,有一些人,他们伏案而忙,躬身书写,用滚烫的赤子心,把守护青山绿水的意愿传达到小城的角角落落。缠绕在心上的乡土之恋,越过喧嚣的车水马龙,越过村庄房舍,越过青瓦篱笆,飞跃到大山大河之上……

初秋,我在禹山,捧起一掬满山遍野的绿意,用最真挚的、感恩的语言,写活跃的生命音符,看千万棵红枫蹁跹,被一腔冰心映照得鲜艳夺目,炽热而沉稳地跳动。(作者在淅川县林业局供职)A

?